注册
玻璃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光伏“5·31”新政满月 行业何以应对“后补贴时代”?

来源:建筑玻璃与工业玻璃  撰稿人: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6日 浏览:
摘要:

截至2017年底,累计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缺口总计达到1127亿元,其中光伏补贴缺口455亿元,约占四成,且呈逐年扩大趋势。

  截至2017年底,累计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缺口总计达到1127亿元,其中光伏补贴缺口455亿元,约占四成,且呈逐年扩大趋势。

  2018年5月31日,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财政部三部委联合发布的一纸通知,端走了中国光伏行业的“奶瓶”。

  

  在光伏发电新增装机连续5年全球第1,累计装机规模连续3年位居全球第1的背后,中国光伏行业长期依财政补贴而生,而这份《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的降低补贴、严控光伏电站规模,震撼了光伏业。

  “5˙31光伏新政”被普遍认为是中国光伏史上极具标志性的事件。

  “将光伏发展重点从扩大规模转到提质增效上来,着力推进技术进步、降低发电成本、减少补贴依赖,从而推动行业有序发展、高质量发展。”6月11日国家能源局新闻发布会上,相关发言人对光伏新政的目标做了如上解释。

  长期补贴“喂奶”的产业背景下,对于高速行驶的光伏企业,新政相当于在F1赛道上突然升起的一道坎,恐慌、联名上书、焦虑、紧急应对……

  经历近一个月的波动后,中国光伏企业逐渐平静,开始集体摸索“后补贴时代”之路。

  慌乱的第1周

  5月31日早上,新政发布前,河北英利因能副总经理任晓坤已经在许多微信群里收到了小道消息。山雨欲来风满楼,“大家都在传,不知真假。”

  “1-4月份已经新增8.75GW的分布式电站,相当于下半年不用干了。”一名分布式光伏从业者苦笑道。

  新政发布的第二天,一家山东企业的员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还考虑不了下半年的事情——眼下,该公司在5月之前与散户签约1000千瓦的设备,新政出台后,给用户的补贴无法落实。

  在一名从业者看来,受到冲击的必然是那些已经开工和正在申请备案的电站项目。按照通知的意思,如果电站项目在5月31日前没有并网投运,恐将无法纳入补贴范围内,将直接面临项目停滞的窘境。因为“没有补贴,这些电站运行就是赔钱”。

  资本市场的反应把光伏行业的不安推向高潮。6月4日,“5˙31新政”后的第1个A股交易日。阳光电源、中环股份、福斯特和隆基股份等4只光伏龙头股,在开盘后便迅速跌停。光伏板块20家企业全线飘绿,一日蒸发147亿元市值。上市公司隆基股份和保利协鑫能源都婉拒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要求。

  光伏电站的补贴一般由当地电网公司垫付。新政一出,一些地方电网也反应迅速——6月6日,国家电网河北省电力公司下发通知称,自6月1日起并网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停止垫付国家补贴。

  这让正在和散户扯皮的企业更加紧张:即便用户答应安装,并网和备案也不易。

  遏制企业非理性扩张

  面对不断发酵的舆论,6月8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綦成元主持召开座谈会,6月11日国家能源局新闻发布会,也是想给光伏行业喂“定心丸”。

  6月20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发布了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各电网企业“不得以项目未纳入国家补贴建设范围为由”,擅自停止光伏发电项目的并网、备案和地方补贴垫付工作。

  新政出台如疾风骤雨,但事前并非毫无踪迹。

  早在2017年5月,国家能源局就下发通知称,各省不得超规模安排建设可再生能源项目,一些从业者已经嗅出政府的态度变化。

  更明显的信号弹于2018年4月24日。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李创军介绍,“今年拟安排10GW规模用于分布式光伏建设”,与之后的5˙31新政相一致。当时业内普遍以为这是放出了2019年的指标,“没想到5˙31就来了”。

  一种观点是,新政出台如此之急,恰是因为分布式光伏增长过快。

  不同于戈壁滩上的大规模光伏电站,供应工商业和家庭用户的分布式电站往往不是地方眼中的“大项目”,但这些建设在村民、市民屋顶上的光伏板积少成多,分布式光伏电站在2017年就新增20GW。

  而光伏产业过度发育后的产业乱象,也引起了主政者的深思。

  于是,分布式光伏爆发式增长中,翻新光伏组件冒充全新组件,甚至以空头项目骗取国家“光伏扶贫”政策补贴的例子层出不穷。

  在购买力不足的农村,另一个噱头是零首付的“光伏贷”。销售商向金融机构和农村用户两头许诺,依靠国家补贴可以让用户在数年内回本,之后赚的钱都是自己的。

  新政限制户用分布式光伏补贴规模,影响了户用分布式光伏的盈利能力,银行等金融机构将大大减少“光伏贷”,依靠“光伏贷”推销的企业将不得不退出市场,或者重新思考商业模式。

  这一趋势也符合政策制定者的本意。“随着光伏发电补贴强度下降,遏制企业非理性扩张。”国家能源局发言人在上述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表述。

  国家能源局此前发布的《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到2020年,全国光伏累计装机容量的目标为105GW。但截至2018年4月,全国装机容量已超过140GW。

  中国光伏狂飙突进背后的支撑是财政补贴,而补贴留下的财政“窟窿”,已经悄悄把这场狂欢推向悬崖边。

  根据能源局数据,截至2017年底,累计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缺口总计达到1127亿元,其中光伏补贴缺口455亿元,约占四成,且呈逐年扩大趋势。

  旨在解决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的绿证制度推出一年后,由于当前光伏项目补贴强度超出风电较多等因素,光伏绿证交易量仅150个,并不理想。

  光伏发电的消纳也成为让一味引进光伏项目的地方所头疼的问题。“弃光”,即放弃光伏所发电力,成为不少地方的无奈选择。

  经过多方努力,2017年全国弃光率已经下降,但个别地区仍很严重。在国家能源局的解释中,解决弃光问题,也是5˙31新政出台的一大原因。

  出海、压缩产能、重视运维

  欣欣向荣时,光伏产业是地方主政者眼中既环保又面向未来的“好孩子”。只要故事讲得好,土地、贷款、税收优惠和财政补贴都会纷至沓来。

  现在新政袭来,出海和压缩产能,是绝大多数光伏企业现实的选择。

  看到国内户用分布式光伏2017年的兴盛,主要业务在海外的苏州阿特斯公司正准备在2018年开拓国内市场,中国区户用光伏团队刚刚于年初组建。

  行业风传,“6.30抢装潮”过后,7月份所有光伏原材料和组件都会大幅降价。

  加大运维业务,也被视为涅槃中的希望。

  平价上网,远非终点

  光伏业内普遍认为,没有补贴的情况下,老百姓屋顶上的户用光伏市场在2018年下半年会萎缩,增长点的希望在于工商业分布式光伏——中国的工商业电费远高于家庭电费,更有可能不靠补贴实现盈利,也即业内孜孜以求的“平价上网”。

  事实上,中国光伏行业在世界上不仅胜在规模,更胜在技术快速迭代,促使原材料和光伏组件成本快速下降。

  新政的出台,也考虑到2018年光伏组件价格降速较快的因素:光伏组件平均价格与去年底相比降幅已达约17%。

  根据光伏行业“十三五”规划,光伏业界原本期待实现平价上网为2020年。新政问世,相当于将这一期限提前了两年,也意味着一场淘汰赛提前上演,并将比两年后更加残酷。

  欧美国家光伏产业普遍经历过与中国类似的“补贴-降补”的生命历程。其中德国光伏行业因降补造成剧烈洗牌,尤为值得镜鉴。在6月13日国家能源局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也介绍,三部委在政策研究制定过程中,借鉴了德国、西班牙、捷克等国家经验。

  2014年,德国政府开始考虑减少光伏行业补贴,2016年在全国铺开竞价模式。此后德国每年新增光伏装机容量减少为原来的1/5。

  适逢中国的光伏产品大量涌入,德国主要的光伏企业陆续破产,其中包括德国很大光伏企业Solarworld公司。至今,德国光伏装机容量仍未恢复到政策调整前的水平。

  全球光伏产业都是政策催生的,所以每一次政策变动必然带来冲击。

  降补造成的光伏产业动荡,反映出光伏能源的性价比仍然难以与传统能源相匹敌,因而迟迟无法迈入市场化的大

  在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看来,如果将环境成本计算在内,光伏未必就比传统能源贵。“即使做了处理,煤电依然会产生温室气体。现在用煤电价格来要求光伏电,是没有看到光伏电的环境效益。”

  根据能源局的答记者问,在领跑基地项目中,竞争产生的上网电价较当地标杆电价已有下降,其中,很低电价为青海格尔木基地的0.31元/千瓦时,已低于当地燃煤标杆电价。

  “长远来看,传统能源的资源越用越少,会越来越贵;太阳能则是取之不尽的,随着技术进步,成本会越来越便宜,甚至无限趋近于零。”

  期待在未来,光伏能够与传统能源公平竞争,甚至逐渐取而代之。

  长远来看,传统能源的资源越用越少,会越来越贵;太阳能则是取之不尽的,随着技术进步,成本会越来越低,甚至无限趋近于零。

  以此为出发点,平价上网只是起步,还远远不是终点。

  

  

  

  

责任编辑:王澎
分享文章到:
0
浏览次数: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因特网信息服务:电信业务审批[2004]88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04069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07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9990号
博聚网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